北辰信息港

当前位置:

鬼新娘·翩翩

2019/09/14 来源:北辰信息港

导读

一初春时节,正是细雨绵绵,外面的小雨不停地下着,活泼着击打的每一片屋檐、万春的大地、忙碌的人们。小雨细下,我的心情好忧伤,面目是开着


初春时节,正是细雨绵绵,外面的小雨不停地下着,活泼着击打的每一片屋檐、万春的大地、忙碌的人们。
小雨细下,我的心情好忧伤,面目是开着红彤彤的桃花,笑得柔美;可是我的心却万分惆怅,万分焦虑。
清晨,我,坐在窗前,手托着腮,两眼水汪汪的凝视着春天的细雨,眼圈里渗透着晶莹的泪花,在那盘旋而上,没有滴出儿,只在心中有点哀伤,一副忧心的样子,我的心微微颤动了一下,“唉!”幽幽的叹了一声气儿。我独自一人在那喃喃自语:“明日,我就要代替凝珠姑娘嫁给柳公子,这是凝珠姑娘生前的心愿。”
“凝珠姑娘?”“唉!”我又一声叹着愁:“她与我生前一样,都是为爱执着,为爱痴情的女子。”
凝珠姑娘是丹阳城里有钱有势,官宦人家丁楚鑫的女儿,她从小就得一种难治的怪疾.不能与自己心爱人恩爱在一起,她心痛,她可恨自己。直到她17岁时遇见我,那时的她已快不行,病入高寰。
那天也正好与今天一样,也是个细雨绵绵的气候,只不过不是清晨,而是黑夜。黑漆漆的夜让人怕的要命,尤其是在她家的后院,更是寂静明人。而我也正好无意中飘到她家的后院来,夜深人静,人都已安眠。她靠在床榻上,眼睁着大大,睡不着,便起身,披了件衣裳,慢慢度到后院,扶着后院的亭廊一一走着,走的她累湍吁吁,香汗淋漓。于是她便坐了下来,抬头望向天边的月光,“唉!”她叹声气,是啊!黑夜总是让人陶醉,月光洒下,芬外凄凉。
突然她看见有什么东西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猛得站起身,朝那影子望去,她被我的样子给吓的动颤不得,全身瑟瑟发抖,脸色苍白。我身着一袭白衣,是个披着长发的女鬼,发遮住我的容颜。
我没有去投胎,因为我对这个世上还有眷恋。
我看着她那内心恐惧的样子,我叫她不要慌,朝她嫣然一笑,淡淡地说:“姑娘,不要怕,我与你一样都是女人,而且都是一样,执着真爱。只不过现在我已不是人,而是个在人间游走的孤魂野鬼,曾经的我为了爱而牺牲,不愿让所爱的人受到伤害,宁愿选择为他死!”“唉!”我深深地叹了一声气,凝珠姑娘听了我这番内心的惆怅,觉得莫名的奇怪,她睁大了瞳孔,朝我身上看去,让她吃惊的是我真的是鬼,因为我没有脚,我是靠飘而行,旁人看不到我,只有我自己想被谁看见,就便与谁显灵。我看着她的眼睛,那双玲珑般清爽的眸子,直直射入眼前,一看便知,她是一个多好的女孩啊!只是命中注定,她的命也只有在十七岁结束。
突然,她竟然向我跪下,脸上苍白,如死灰一般,两眼发出恳求的目光,苦苦哀怜,诉说她的心痛:“姐姐,我知道,你是个好鬼,你对世上还有留恋,是因为你放心不下所爱的人,我与你是一样的,我真的不想那么早就离开,离开俊生,我想嫁给他,可我怕死了之后,我投胎,就已不是我自己,而是另一个他所根本不相识的人。姐姐,你能否帮我?”
我当时听了她的心扉,我,哑口无言,难道她要我,在她临死后,变成她,帮她实现这的心愿吗?”我深知爱情是多么的伟大,我当然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只是,只是我要去找昀晖,但看她竟那么地恳求我,我的心震动了一下,说:“凝珠姑娘,你让我变成你的模样,嫁给你心上人吗?”我看出了她此时痛苦的心意,走过去,不,是飘!我飘过去,伸出我那冰凉的手心,去扶她起来。
她知道,我要上前扶她,便轻轻抹拭脸上缠丝的泪水,慢慢起身,她抬头仰望着黑漆漆的夜空,悲伤的叹了声怨气:“唉!为何?为何上苍要将我的情拆开?与郎君分别。”她将目光又移向了我,深情地说:“姐姐,你一定会与你的郎君再次相逢的,妹妹会永远祝福你。”
“不知姐姐曾经的芳名?”她看着我,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她又说。
“翩翩。”我含笑,那名字对我的记忆太多,让我想起的就是昀晖,不知道这六年来,他过得好不好?是不是已娶妻生子?但愿他能幸福!
“翩翩,这名字好美,蝴蝶翩翩!”她笑的好似优美,笑着笑着,她又恢复了忧伤,透明的眸子里淌出爱的泪花,“姐姐,等我死后,你就变成我的样子,嫁给俊生好吗?过了洞房花烛,姐姐若愿意离去,便也可以。”
我凝望了一会她的泪儿,我的心也跟着流出了泪,她不愿离去,舍不得情郎,她向我一个女鬼帮忙,是因为她看出来我曾经也是个好人,鬼是有妖术的,能变幻莫测,她是不愿让所爱的人为她流泪。她的爱,终于让我遇见,让我为她实现心愿。
我笑,我朝她轻轻点点头,向她微笑,嘴巴微微颤动,告诉她:“姐姐愿意帮你。”话,我没有说出声,我想她会明白。
她高兴,她喜悦的落泪了,她看懂了我要说的话,她向我伸出手来,与我紧紧相拥。
此时,她也顾不得我身上的那股凉丝丝所散发出来的冷气,便与我紧紧拥抱在一起。

半个月后,凝珠姑娘已危在旦夕,快不行了,她吃力地躺在床榻上,虚弱的身子已消瘦的不成样子,全身上下冰冰凉凉,没有一丝点热气,脸色苍白的没有血丝,两眼皮累得无办法睁开,直到双眼垂下,只有眯着眼,斜看着她的俊生。
俊生,丹阳城柳员外家的公子,他,眉清目秀,俊朗的身姿,外表看起是风流倜傥,但内心却温柔如水,一双阳光明媚的眼睛,真乃是俊书生!
他坐在她的床前,深情的对着她,含情默默,无语。脸上的肌肉一阵阵悲伤的抽搐,泪水蜿蜒而下。
我,站在屋内的一角落,观看的这动人、凄美的悲情,好一个温柔似水的男子,为爱而掉下泪,那是这世上珍贵的泪。我感叹!我也悄悄无声的落泪了。
“俊生,我很好,你不要落泪好吗?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她勉勉强强地露出微笑,嘴巴气吁湍湍地说着:“俊生,我会好的,会……”
“不要在说了好么,等你好后,我们就成亲,永远不离不弃!”他打断了她要说的话,他含笑,可是心却在落,他怎能舍得让他的新娘,就这样离去呢?他不甘心,他不愿。
他起身,坐到她的床前,抱紧她,希望能用他身上的热量传递于她,让她恢复身上的暖气。
眼睛慢慢的凹凸下去,她亦无力,她靠在,他那温暖如水的怀中,如果这样死去,她亦幸福,只是她不想这样幸福死去,她想活,想嫁给他,做她的新娘,可是地下的阎王却在下面催唤她,要她赶快下来。她不愿去,看着他为她而伤心,看着家人为她而垂泪痛哭,她不忍啊!
她的俊生依然守侯在她的身旁,爱如潮水;他对她的爱,如那浩浩的大海,绵绵不决!
他坚定,他发誓,他决不让自己的新娘在怀中死去,他要将他全身所有的热量传于她,可是没用,该来的,终究也逃不掉,她悄悄地闭上了眼,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慢慢渗出,一滴滴流进了他的心坎。
他丝毫没有发觉她死了,仍呆呆地坐在床边,双手搂着她,脸上毫无表情,很镇定,没有一滴泪从他脸上划过。我想:“他是个值得人去爱的,他应该察觉到她已在怀中死去,但他并没有放弃,他还相信她是活着,只是睡着。”我哭了,哭得我甘肠寸断!该到时候了,凝珠姑娘的魂魄已飞走,只剩下她躺在柳俊生怀里的躯壳,我是鬼魂,只有我自己才能看得到她的魂魄,她就在我耳边轻语:“姐姐,谢谢你!你处事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阎王所派的人找到你啊!”
我凝视着她的魂魄,轻轻颔首,微笑。
她走了,“可怜的凝珠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代替你,为你如愿已尝的嫁给你的。”
一阵冷风忽忽地吹来,将旁边人吹得冻冻发抖,我的魂魄已进入了她的躯壳,我已变成了她。
我,缓缓地睁开眼,微微着看得抱我的那个柳俊生,我的心跳了几下,扑哧地我脸红,他仍那么镇定。他是很好,可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不会爱上他的,永远也不会,我的爱永远都属于李昀晖,一阵伤心后,我有点想恋昀晖呢,我在心底默默呼唤他的名:“昀晖、昀晖、昀晖……”可是不知道这六年来,没有我的日子,昀晖,他是怎么煎熬过来的,现在的他过得好吗?我深情地看着柳俊生,但满脑子里想得全是昀晖的影子。
“唉!”我不住的叹声气。
这声气惊动了搂我着的柳俊生,他低头,看着我,见我以醒,他欢跃,他沸腾,“太好了,凝儿,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你会好好的活着。”他说。
我,淡淡地笑,“俊生,我怎能会被命运给打倒?我要顽强地活下去,等待那天的到来,做你美丽的新娘。”
“凝儿……”柳俊生抱紧我,眼中含情脉脉,深深的低下头去,轻轻地吻着我的额头,口中深深唤着她的名。
我浅浅地笑了,在心底呼唤她:“凝珠,你的在天之灵,一定要好好保佑你的俊生哥哥。”
从此,我便成了丁凝珠。

我仍坐在窗前,呆呆的一动也不动,眼睛凝望着窗外,静静的,我沉寂在了三个月前,陶醉于那时的回忆,我的泪儿不停地滴落,渐渐地,我哭了,这些月来,我一直在寻找昀晖,但却没有他的下落,曾经的昀晖是个郝郝有名的将军,可是时间不长。昀晖忠实正直,却被人陷害,让他一败涂地,而如今,他身在何方?我也不知道,我该如何去寻找他的下落呢?他的性格,我了解,他应该会选择一个有山有水、环境幽美的竹林亭院子,与他的妻子居住在一起。
无论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寻他,我只想见一见他,看他似否过得好不好?
身边的丫鬟冰儿,便早以站在我的身后,深深的叫唤我,可我却一直都在沉思,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也没有注意身后的人儿。
我深知道,思念着一个人的味道,竟是那般的苦涩,难尝!思念某人,是苦苦的涩味,虽难尝,只要用心去尝,它的味道又会变的幸福。它在难尝,也要尝下去,因为那是我一生纯美的爱情。
直到我慢慢醒来,脸上的泪水已流干,成了一道道晶莹剔透的泪痕,挂在脸上,我向身后转过头,这才发现冰儿已站在我身后多时了。
我朝冰儿微笑着,并未作声。起身,心中惆怅的我向门外径直走去。
冰儿跟着我,上前说:“ ,柳公子来了。”
“哦。”我望了她一眼,边直挺挺的向院内走去。
外面正下着沥沥小雨,小雨活泼的击在我的身上,衣裳以被小雨弄湿了一部分,我抬头望向天空,心旷神怡。我朝那些调皮捣蛋的小雨,仿佛眨眨眼睛,说:“雨儿呀,雨儿呀!你可真快乐,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整天的活蹦乱跳,想什么时候下来,就什么时候下,如果我是你,该多好啊!”我看着那些小雨,任凭小雨在身上打湿,我心中喜悦,因为明日就是大婚,我要为凝珠姑娘去实现她的心愿。我高兴啊!
冰儿拿着伞儿,欢腾腾地向我跑来,藤起伞,为我遮雨。
“ ,柳公子已在大厅等你。”冰儿说。
我扭头,看着冰儿,笑了。便偕同冰儿向大厅走去。
我们到了大厅,只见柳俊生已站在一位满面胡腮的中年男人身旁,那中年男人满脸笑嘻嘻,手上端着精致的茶碗,正细细品尝它里面茶的清香,他的身边坐着一位和谐,慈祥的中年女人,脸上洋溢着富贵之气。那便就是凝珠姑娘的父亲与母亲。
“爹,娘,女儿向你们请安。”我便径直进了内厅,丫鬟冰儿站在门外,我躬躬鞠鞠地弯腰,行礼。
“凝儿,来,到为娘的身边来!”那中年妇女正笑呵呵地,温和地向女儿挥起手腕。
“娘!”我甜甜地唤了声,便娇滴滴地走到娘的身边蹲下,将头迈进娘那温暖的怀中,淡淡地笑。
娘看着我,温馨地笑了。紧紧地将我揽在怀中,手轻轻地抚摩着我的秀发,叹着气,说:“唉,你病已全恢复,可明日却要出嫁,娘真的真的好舍不得啊!”说着,娘落泪了,一滴泪从脸颊边滚下。
娘连忙拿起手中的帕,擦拭着。
我知道,每个做娘的都舍不得自己的女儿有一天真的离开她的身边,嫁到别府,那便就是那家的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对于,凝珠姑娘的父母,他们以为凝珠病已全好,当然希望能再多多陪同二老,哪怕是一个月,也是好的。
她爹扭过头,笑着朝柳俊生说:“俊生啊,你看她娘,都有点舍不得将凝儿交给你呢!”
柳俊生抿着嘴,自然的笑,便答:“若岳父、岳母大人真的舍不得凝儿离开你们身边,那明日成亲后,我便陪凝儿回来多住几日,好陪陪二老。”
我望着柳俊生,眼神有些迷茫,内心的忧伤又慢慢呈现出来,唉!倘若他是昀晖,该是多好!那我便开心地昏死过去,终于可以做他的新娘,可是,可是这只是我的梦啊!
“好了,好了,哪有成亲后的新人去岳父岳母家住的?我只是有些伤感罢了。”娘见俊生那般体贴,笑着答道。
“俊生,明日为娘定会将凝儿打扮着漂漂亮亮,上花娇。”娘又说。
柳俊生朝爹与娘微笑着,过后,他的目光转向了我,我看向了他那阳光如水般灿烂的眸子,我的心阵阵稍动着,红晕了桃花粉颊。
我,连忙避开了他,身子慢慢鞠腰,朝向爹娘,“爹、娘,女儿先回房去了。”说完,我便起身,回过头,向大门缓缓而去。

共 1 00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正如苏轼悼亡词《江城子》中写道的那样:“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篇小说演绎了一段“人鬼情未了”的缠绵悱恻的爱情,更有宫廷剧的味道,为了江山社稷,为了权利,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成了他们的旗子,被利用。身为公主的她,是父皇母后的诱饵,在新婚之夜要毒死自己深爱的驸马,面对爱情,她选择了自己死,挽救了爱人的生命。因为对这个世界充满眷恋,不愿转世的她,成了孤魂野鬼,一个和她一样有着深爱的女子,却病入膏肓,求她代为自己和心爱的人入洞房……小说结构严谨,人物活灵活现,将女子对爱情的美好心愿表现出来,让人感动。拜读了,推荐共赏。【编辑:清纯芳心】
1 楼 文友: 2015-12-0 22:16:55 感谢赐稿江山系统传奇小说,遥祝冬安!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 2015-12-0 22:27:07 首先要为作者的文笔点赞,尤其是人物外貌描写非常美!其次是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很强。本篇传奇小说,故改了栏目,请原谅!
江山因您而精彩,希望以后都投稿!幼儿口舌生疮
孩子口臭
便利妥纸尿裤可以瞬吸吗
拉拉裤里是什么成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