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付瑞生凡人赵作海和符号赵作海

2018-11-30 20:30:32

付瑞生:凡人赵作海和符号赵作海

赵作海的案例写入了法制史,赵作海也成为了历史人物。不过,他其实从未真正走入历史,他的名字时不时还会出现在媒体的视野。从勇做公民代言人,到传销被骗,众叛亲离,再到生意失败,当起了环卫工,都能一石激起千层浪。甚至连重新结婚等个人生活也成为公众话题。

譬如有媒体近报道,赵作海被儿子赶出家门扫地度日,称社会比监狱复杂。事实上,这种炒作是非常不负的。首先称他为扫地度日就有着严重的职业歧视。环卫工赵作海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便说,靠劳动吃饭踏实愉快。赵作海出狱后,做过生意干过传销,司法部门也为其介绍工作,但是因为没有文化择业受限,而环卫工作对赵作海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并且,因为有数十万的国家赔偿金,赵即便不工作日子也差不到那里去。可以说,赵的职业转型,是一种正常的人生选择,更是对劳动者的回归。

报道的标题是翻转的人生回到原点。我想,这种表达并不确切。事实上,无论赵作海还是佘祥林,他们原本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只是因为司法程序的失当,酿成人生的悲剧。如今他们走出牢狱,留给全社会无尽的反思和持续改革的动力。如当代哲学家李泽厚总结,历史在悲剧中前进。赵作海作为一个普通人,以自己悲剧的命运演绎,推动了历史的进步,无疑值得尊重。就个人而言,赵作海走出囹圄,恢复普通人本来面目。但是另一个赵作海已经沉淀为中国法制史上一个不可磨灭的符号。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他在或者不在,无论他辉煌还是沉沦,他永远也回不到原点。

问题是,有些人习惯了一种造神运动,当人为制造的神仙滑入凡尘的时候,便会充满失落的惆怅。报道中赵作海感叹,他不代替官儿,也不代替民。有段时间,赵作海成了万众瞩目的维权代言人。既代替官儿,做包青天,也代表老百姓,做公民代表。问题是,如他自己所言社会太复杂了,人心太复杂了。这已经不是包青天的时代了,护法维权打官司没有一件不复杂,都是专业的技术活,没有任何法律知识的普通人岂能胜任?如此翻转的人生回到原点丝毫不足为奇。巴金有本书叫《神-鬼-人》其实讲述了人生的三种角色。赵作海本来只是一个人,但是冤狱把他变成了鬼,出狱后有些人又把他演绎并且推举为神。然而一个普通人终要走下神坛,捧得越高往往摔的越重,对此,媒体和社会的浮躁心态也需要为他的翻转负一部分。

纵贯线乐队有一首《凡人歌》唱道,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报道说,赵作海回乡后,因为他拿国家补偿一夜暴富,终人人借钱无法应付,父子反目、乡亲成仇。这正应了《凡人歌》所唱,也说明赵作海真正开始走入凡人的世界,体验凡人的爱恨纠结,以及那些家丑不可外扬的家务事。媒体不应是造神者,这个凡人赵作海本应该淡出公众视野,而公众需要不断讨论的是那个作为符号的赵作海。

X光机
贴片电感价位
美团饿了么怎么提升销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