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北京晚报:一位老党员老司机来信照抄

2018-12-01 16:12:54
北京晚报:一位老党员老司机来信照抄 一名有30年党龄、30年驾龄的老党员老司机给我来信。

他说,不是让您发表,只是想为您提供点生活素材,能用上一句半句的足矣。

我正忧愁自己上哪里“走转改”呢,手材料找上门来,岂能放过?权当一次评论员“走转改”的尝试,原汁原味,照抄以下—— “7·21”之前的一场暴雨,我的车在涉水时将一块牌照丢失。

牌子丢了得补。

我深知车管所办事之“严厉”,于是我特意上网查了补车牌的手续。

我的SUV是不到二年的新车,只跑了一万多千米。

带齐了所需的证、照本后,我又特地写了委托书,全权委托我单位司机去办理。

听说周六周日也办公,司机满心欢喜地过去了。

车管所距离我单位二三十千米,行车一小时才到达。

办公人员听说补车牌,冷脸一句:“报案了吗?”司机说:“网上公布的补牌手续没有报案一说呀……”人家理都不理你。

还是旁边也是涉水丢牌的司机悄声告诉我们那位司机:“回当地派出所报案吧,我这不是又跑了一趟。

” 司机无奈,只得悻悻而归。

好在派出所人熟,听说涉水丢牌很理解,马上开了证明。

司机拿着报案证明又回到车管所。

办公人员又问:“车主来了吗?”司机赶紧把委托书和本人证件递过,办事警官马上给扔出来,冷冷呵道:“让车主本人过来!”见这阵势司机真是敢怒不敢言了,心里嘀咕:“网上公布的可以委托人办理呀!怎么到这儿又不成了?”没办法,看那警官威严冷酷的样子,司机只能回单位找我。

听说此事后,我因补牌心切,当即和司机一同前往。

心想:这回该行了吧。

警官扔过来几张表格,我都亲自认真填好,仔细核对无误后,小心奉上。

此时警官站起身说了句:“走,看车去。

”我们一同来到车旁。

“打开机器盖。

”“好嘞。

”“打开车门,查车架号。

”我说:“车架号在前挡风玻璃下方有?”“让你打开就打开,就看车座下边的!”因为一般车都铺地胶,我的车也是刚装修完,铺了地胶。

警官见状轻声一句:“把地胶割开,把装修的车踏板恢复原状后再来找我。

”说完径直回屋了。

我不甘心又白跑一趟,进屋哀求道:“您看我这材料、证件都是真的,我本人也来了,这车刚跑了1万多点,没出过事故,车架没问题!”人家连看你一眼都不看,气得我是真没办法。

难道没个熟人、没个门路办点事就那么难吗?现在的人怎么了?咋啥都不信了?生气归生气,我和司机只得忍气吞声地回来了。

第二天,司机先到汽车美容中心将装饰踏板拆掉了。

工作人员说:“其实你多花上二百块钱验车没问题!”我想:咱是规矩的顺民,还是拆了吧,你们别“逼良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