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苏南通一乡镇违法强拆副镇长称有村民借条

2019/07/07 来源:北辰信息港

导读

江苏南通一乡镇违法强拆 副镇长称有村民“借条”先锋镇“旧镇改造”工程现场,路的左侧竖立着工程平面示意图。本报徐霄桐摄2013年10月

江苏南通一乡镇违法强拆 副镇长称有村民“借条”

先锋镇“旧镇改造”工程现场,路的左侧竖立着工程平面示意图。本报徐霄桐摄

2013年10月30日,在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先锋镇,到处都是拆迁过后的废墟。

先锋镇政府向北约300米,是一条名为通甲路的东西向小马路。如今,通甲路南侧有的房屋只剩下残垣断壁,有的则被打上“拆”字,等待拆除,还有一些临街的商铺,尚在继续营业。在路北边,则是一片紧张施工中的工地。如同全国大部分工地一样,各种重型机械、钢筋水泥和忙碌的工人,构成了这里的全部。

路旁树立着的巨大工程示意图标明了它未来的身份:先锋镇旧镇改造安置小区。这里建成后将成为拆迁户回迁的住所。

在宣传材料里,先锋镇的改造是通州区委、区政府确定的重点民生建设工程。在未来的3~5年里,这里将成为“环境、宜商宜居、繁荣兴旺的古镇风韵与现代气息融为一体的新城镇”。

与宣传材料描绘的美好图景不同的是,不少拆迁户对拆迁补偿安置并不满意。他们质疑拆迁并不合法,同时,拆迁过程中笼罩在他们头上的暴力阴影至今仍未散去。

胁迫拆迁疑云

58岁的王慧回忆起一年前的经历,至今仍心有余悸。

先锋镇拆迁改造的消息早在2010年传出。旧镇改造覆盖范围内的房屋新旧程度参差不齐,家里房屋较新的人家反对声音尤其大,有村民多次前往南京、北京上访。王慧家也是反对者中的一员。

“原本自己家好好的两层小楼,评估的时候每平方米补偿652元,购买新房每平方米820元,装修还要一大笔钱。”王慧认为,这样极大降低了家里的生活水平。

按照先锋镇的拆迁办法,拆迁实施单位是具有相应资质的拆迁公司。根据王慧的描述,对于那些不愿意签协议的人家,拆迁公司的办法是骚扰加胁迫。

这套办法很快被用到了她的头上。

王慧称,2011年12月22日下午,她与儿子从镇政府商谈拆迁事务出来后,就被一群人强行带走。此后,这些人对她和她儿子进行了殴打。直到凌晨4时,她们母子才被释放。这时,儿子已经手脚发肿,身上多处被烟头烫伤。

“精神已经崩溃了”,她这样形容当时的状态。回来后没多久,2012年1月,处于极度恐惧中的王慧签下了协议。

同样面对来自拆迁人员的骚扰,被拆迁户钱建峰的选择是,举家出逃。

钱建峰与妻子赵卫兰都是原供销社工作人员。上世纪90年代单位改制后,他们买下了通甲路北侧供销社临街的店面房,做起百货零售批发的生意。动迁开始后,也有不少人来找他们“做工作”,“白天来店里不走,晚上丢石头砸门窗”。

2011年11月,有人被拆迁公司打伤的消息吓坏了钱建峰。害怕祸及自己的他和妻子锁了店门,跑到临近的小海镇亲戚家,借住了1个月。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店铺里存放着大量的货品,尤其是许多食品有保质期限,需要及时处理。两人决定偷偷回家处理货物,但这一回,就被拆迁公司的人堵上了,“他们七八个人站在店里,不让我走”。

钱建峰在镇上水利站工作的哥哥赶来了,可他并不是来支援弟弟的,“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全家都过不好!”这样的话,让钱建峰感到意外又心寒。

拆迁公司的胁迫和家人的压力,迫使他签下了协议。“我哥哥和拆迁公司的人不停地跟我说,肯定会保证你以后经营的。”可据他说,那份摊在他面前的协议上没有填写任何内容,“补偿、安置、过渡费什么条件都没写。”并且,签完的协议没有给他一份留存。

“我们一直强调‘文明拆迁’”,先锋镇政府分管拆迁工作的副镇长李昕辉否认了胁迫的说法,在这点上,他显得相当自信,“只是一小部分闹事拆迁户的说法,大部分拆迁户都主动签署了协议。”

中国青年报随后走访了镇上的几户居民,他们都表示,拆迁时存在胁迫的现象。10月30日傍晚,先锋镇一户刚吃了晚饭的居民家里,一位来串门的老人告诉,自家也被拆迁。“那些拆迁公司的人一个个剃了光头,身上还有刀疤,凶起来吓死人的。”老人的脸因激动而涨得通红,“他们几个人赖在你家里不走,晚上还不让你睡觉,你能不签吗?”

原标题:江苏南通一乡镇违法强拆副镇长称有村民“借条”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刘千里

石家庄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安庆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常州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