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民国时火车车厢分等级郭沫若坐不起头等车图

2019/06/08 来源:北辰信息港

导读

人流后恢复注意什么产后感染不良后果人流后恢复要多久民国的客车车厢实行等级制,一般分为头等车、二等车、三等车。这三种车舒适度、待遇

人流后恢复注意什么
产后感染不良后果
人流后恢复要多久

民国的客车车厢实行等级制,一般分为头等车、二等车、三等车。这三种车舒适度、待遇、票价等差别明显。

头等车座位宽敞三等车煤灰一身

头等车舒服。设备华丽,座位宽大,地下铺有地毯,化妆室、卫生间等一应俱全。叶圣陶的童话《含羞草》形容头等车的舒适:“椅子是鹅绒铺的,你一坐下去,周身密贴,软绵绵地,把你托住了。”二等车装饰设备略逊于头等车,也是软垫椅,座位较为宽敞。三等车设备简单。车座是硬板,而且极为逼仄。尤其是到了晚上,灯暗、人多,没法看书报,也没法睡觉,民国人说晚上坐三等车简直就是旅行地狱。

在客车排列上,三等车一般紧挨着火车头,其次是二等车,是头等车。原因很简单,离火车头越近,震动越厉害。如果火车发生意外,也是越靠近车头越危险;此外,离火车头越近,火车煤灰飘得越多,弄得灰头土脸。俞平伯曾说过,坐三等车到站件事情就是抖一抖身上的煤灰。

不过,到了寒冬,客车排列又会反过来,头等车靠近机车,二等、三等随后。这是因为火车暖气里的热水都是从锅炉流出来的,自然是离机车越近,暖气越热。

民国铁路规定头等、二等车有专门的售票窗口,这些窗口人少,买票不挤。三等车的售票窗口往往是人山人海。郁达夫有一次乘车从上海到杭州,身上只带了十块钱,打算买张三等票。他急匆匆跑到火车站,发现排队买票的人实在是多。这时他突然看到有个窗口人很少,赶紧冲过去买了张票。他以为捡了个大便宜,等到上车才发现,自己买到的原来是张二等车票(《还乡记》)。此外,三等车没有候车室、没有卧铺,三等车乘客不能进餐车……

郭沫若都坐不起头等车

待遇不一样,是因为票价相差悬殊。民国铁路客运票价一般实行两种价率,一种是“一二四制”,一种是“一二三制”。前者二等车车票是三等车的二倍,头等车车票是三等车的四倍;第二种价率,二等车车票是三等车的二倍,头等车车票是三等车的三倍。比如一份1927年的沪宁铁路客票价目表上,从南京到上海,三等车票价2.5元,二等车票价5元,头等车票价10元,这是“一二四制”。

不论实行哪种价率,头、二等车票价都比三等车贵不少。再加上头、二等车一般附带卧铺,买卧铺需要另外花钱,所以在民国,坐头、二等车,尤其是头等车,是一种较为的享受。民国有调查显示,30年代,全国教师平均月薪仅16.25元。也就是说,如果坐头等车从南京去趟上海,得花去大半个月工资。郭沫若曾经在一篇文章提到,自己只坐过三等车,不知道头、二等车里究竟什么样。这篇文章写于1925年,此时的郭沫若32岁,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文人。

三等车设备差 乘车旅客备受歧视

在民国坐三等车,不光设备差、条件艰苦,更不能忍受的是铁路工作人员的歧视与傲慢。

歧视从没上车就开始了。民国一位评论家曾亲眼目睹这样一件事:一位三等车乘客“恭而有礼”地向一位车站工作人员询问票价,该工作人员“初则仰首望浮云,俨若罔闻。再问之,则对曰‘那不是有字吗?’”。

火车站里为旅客搬运行李的脚夫也知道看人下菜碟,有三等车旅客上前求助,他们往往不理不睬,敷衍应对。

上车之后,查票员、茶房各色人等纷纷登场,对三等车乘客大加歧视。老舍的小说《火车》刻画了两个活灵活现的火车查票员。在三等车里他们俩全都板着面孔,一脸威严。到了二等车里一个依旧板着面孔另一个则露出笑脸。在头等车里两个人都面带笑容。

梁实秋也讲过一个段子:夜间查票的时候,查票员怕吵醒乘客,在头等车上一般是轻声细语。到了二等车,嗓门就提高了一些。到了三等车,不光大吼大叫,而且会粗暴地推醒乘客。(《火车》)

民国时期流行付“小账”,也就是小费。当时在火车上喝水也要给“茶房”(车上送水的服务人员)小账。梁实秋的小品文《小账》写道,当时坐二三等车的人,给了“小账”之后,茶房还不满意,嘟嘟囔囔想多要点。但是在头等车上一般是给多少就老老实实接着,从不敢说闲话。原因就是他不知道头等车厢坐的是什么人,不敢胡来。

1930年,铁道部曾特意下发通知,规定车上工作人员不得对三等车乘客“越理凌辱”,否则将予以严厉处罚。(李子明 作者为中国铁路博物馆馆员)

生津止咳养脾胃 4种山药做法让你摆脱乏味
夏天吃苦好处多 夏季多吃苦健康1夏天
百视通董事张大钟辞职-因上海文广内部分工调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