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当前位置:

视角如何解读东北亚能源互联

2019/08/15 来源:北辰信息港

导读

能源合作,特别是能源的互联互通,是21世纪推进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切入点之一。东北亚区域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朝鲜、蒙古、俄罗斯远东和东

  能源合作,特别是能源的互联互通,是21世纪推进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切入点之一。东北亚区域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朝鲜、蒙古、俄罗斯远东和东西伯利亚。东北亚区域能源合作的合理性在于资源的高度互补性,难点在于对政治互信程度要求高。

  虽然能源投资和贸易是经济贸易合作的一部分,但是相对于其他贸易来说,能源互联互通对地区合作和一体化更具有实际影响力。能源基础设施的合作,会形成跨境的油气管和等物理基础设施,是实施广泛的地区性能源合作的基本平台。其有效运行,不仅依赖于各个国家的政治互信这一基本条件,还需要在政策和运行层面有相当程度的协调。

  在东北亚地区,双边和多边能源合作尽管已经讨论了很久,但进展并不如意。2005年左右,有关东北亚能源合作的话题很活跃,期间召开了不少研讨会,发表了不少有关此话题的文章。有学者甚至提出了东北亚能源共同体的设想。其中比较的是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支持和发起的 大图们江动议 。该动议成立于1995年,是中国、朝鲜、蒙古、韩国和俄罗斯联合建立的一个政府间合作平台(朝鲜由于政治原因后来退出),致力于促进东北亚地区在交通运输、能源、旅游、投资及环境领域的政策对话与合作。不过,该区域合作缺乏日本这一当时本地区的经济体,而中国也没有展现出领导意愿,导致其发展并不顺利。目前该框架下,能源合作也多集中在政策协调、信息交换、能力建设等方面,还没有看到多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行动。

  当前东北亚地区双边区域合作的潜力远未有效地发挥起来,多边合作关系非常薄弱,还没有一个涵盖全区域的多边能源合作的基本纲领性文件。东北亚能源基础设施合作目前主要包括两方面:一个是油气管,一个是作为亚洲超级电组成部分的东北亚超级电。油气管方面,主要目的是将俄罗斯的油气资源送到中、日、韩等消费国。目前,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石油管道已经稳定运行,天然气管道的西伯利亚力量已经达成协议,正在实施中。而俄罗斯和日、韩的联,由于海峡和朝鲜的障碍,目前还在讨论中。就区域电来说,近几年,俄罗斯和韩国都做了大量的研究。在新能源发展的推动下,蒙古也很积极地促进亚洲超级电建设。亚洲超级电的一大动力,是蒙古的戈壁太阳能和俄罗斯的水电输送到中日韩。俄罗斯、蒙古、韩国和能源宪章组织于201 年 月就联合开展亚洲超级电研究并签署了谅解备忘录。2014年1月,三国有关机构和能源宪章和日本可再生能源基金会还联合发布了 Gobitec and ASG for Renewable energies in Northeast Asia 报告。日本可再生能源基金会也就此问题做了不少研究,包括于2014年1月在东京组织召开的亚洲超级电国际研讨会。

  然而,东北亚各成员国对区域性能源合作,特别是互联互通的热情差别比较大,缺乏共识。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从2004年起一直推动东北亚政府间能源合作机制,韩、俄、蒙、朝是正式成员,而中国和日本一直没有加入该机制。俄罗斯、蒙古和韩国对多边合作和能源互联互通都非常积极。朝鲜虽然在地理上处于核心的位置,但由于其特殊性,并没有发出多少声音。而中国和日本虽然有所发声,但实质性工作不多。日本官方对于目前正在讨论的亚洲超级电也没有表现出积极的姿态。中国在东北亚的能源互联互通中走在前列,但主要集中在双边合作。俄罗斯水电出口已经经东北进入华北电。中国也正在为中朝边境地区提供一些供应。中蒙也有电力联的双边探讨,但尚未实现。2014年8月,在会见蒙古总统的时候, 表示支持蒙古向中国出口电力。但目前中国尚没有对区域电做深入的研究。

  俄罗斯和蒙古之所以积极,是因为作为资源大国,可以利用互联互通出口到更大的市场。加强和东北亚国家的能源合作,特别是互联互通,不仅可以使俄罗斯能源产品在亚洲市场中占有更大的份额,而且可以促进俄罗斯资源产品出口市场的多元化,保证出口安全。此外,和东北亚国家的能源合作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俄能源工业发展资金短缺的问题。对东北亚能源出口,还符合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能源综合体的国家能源战略。

2012年成都金融B+轮企业
农业巨头
2009年烟台旅游F轮企业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