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乘18路巨龙追申花

2018-11-01 09:27:31

乘18路“巨龙”追申花

说起以前看球的回忆,勿要特多哦!谢珺是一位老上海队球迷,采访的一开始,他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老上海队的故事。

和大多数上海球迷、申花球迷一样,谢珺从小是受到家人的影响才成为球迷的。1978年,舅舅带着他看世界杯。一路看阿根廷小组出线,打半决赛、决赛,捧起大力神杯,至今阿根廷夺冠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后来,1981年世界杯外围赛是次近距离看到了中国国家队的比赛,3比0胜科威特让人热血沸腾。1983年全运会次进入江湾体育场现场观看了老上海队的比赛,伴随着上海队一次次的胜利直到夺得。从内心感觉到作为上海人的自豪和骄傲。从那时候起,看球便成为了谢珺生活中的一部分,每逢有老上海队的比赛他都会在电视机前或者去江湾体育场观看。

那时候,谢珺还号召了六个好朋友一起去为申花加油。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到了现在,只有谢珺一个人坚持了下来。用他的话来说,这就是所谓的信仰吧。

1994年之前,老上海队的主场坐落在江湾,那时候,球迷们去看球的交通工具不是自行车就是公交车。我们一群上海队球迷,先是坐着18路巨龙车,然后换乘6路到现场。谢珺回忆,那时候万人空巷,看完球想要回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幸运的是,那时候的待遇比现在好的多。赛后的人潮相当可怕,大家都在往场外走。有意思的是,市委领导和公交公司领导都是申花球迷。公交公司破例安排几十辆免费的巨龙车,将散场的球迷送到人民广场。不过,现在时代变了,物是人非,这样的待遇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谢珺还记得,这支老上海队还做过当时中国国家队的陪练。他们经常作为国家队的陪练,为国家队练兵。当时王后军带领的上海队作为国家队的陪练,总共进行了5场比赛,结果2胜3负。上海队会根据国家队的要求进行对抗演练,诸如密集防守、长传冲吊、防守反击等。那时候的国足教练应该是戚务生。

而在90年代,比起北方球队的硬朗,上海队球风明显偏软,所以很多球队都将上海队称为软脚蟹,特别是辽宁、山东等北方队。不过,1994年之后,徐根宝所带领的申花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根宝上来就是一个四连胜,这让各支甲A球队为之一惊。第二年,申花更是十连胜拿到了当年的。那年我们公司参加了上海首届艺术纸展览会,我向公司请假去球场看球,我清楚地记得夺冠夜,我们近千名球迷沿着虹口体育场边的四川北路一直走到了人民广场,一路上大家喊得多的是我们是。

朱骏是亲近球迷的老板

申花走过的18年,伴随着俱乐部建设来了一批球员。谈到这些球员,谢珺有着一肚子的话要说:俱乐部球员流动是在所难免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那些曾经或者现在为申花出过力的球员,我不会去责备他们。当他们离开时,虽然我会看不起他们,但是我会为他们祝福。毕竟,人往高处走,去留都是有原因的。

在谢珺眼里,申花投资人朱骏是个平易近人的老板。朱骏是中国俱乐部一个和球迷走得很近的老板。有几支球队的球迷,可能还不一定知道球队的老板是谁。当初朱骏由于卖出不少大牌球员,受到质疑;现在,通过引进大牌球员又为他挣足了分数。这一路走来,他有着自己的思想和理念,至少,他为申花出过力。我觉得球迷的看法并不是反对他,而是希望他更好地为申花出力。除了现实的成绩,至少我们在许多方面走在很多家俱乐部的前面。

对于主教练巴蒂斯塔,谢珺认为,他只是个人际调理师,而不是个技战术大师。巴蒂斯塔的才能,就是将这支拥有众多大牌的申花捏合成了一个整体。而这支球队就像2008年奥运会的那支阿根廷队,同样拥有众多大牌,要不是巴蒂斯塔的捏合,这些大牌不会那么听话,或许也不会获得。不过,申花队和阿根廷队有一点不同,申花的球员的个人能力没有阿根廷球员那么强,再加上一些外在因素,所以目前排名靠后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外,对虹口足球场谢珺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如今的虹口虽然变成了足球场,但比起之前横幅、标语、烟火满场的虹口体育场,现在安保对于球迷的限制太多。我想,可不可以这样?明年买了套票的球迷,不管球迷会的还是购买套票的散客球迷,安保方面允许我们有范围地展示横幅以及标语。因为你看,买套票的都需要实名制,即使出了事,要查也能查到人的。否则实名制用来做什么?

五年,4500元

1995年,也就是申花历史上次夺得的那一年。由于工作原因,谢珺被调到南京工作。然而虽然自己远离了上海,但是这并未降低他对于申花的喜爱。

每当有申花比赛的时候,谢珺都会托在上海的朋友买好球票,自己坐车回上海。南京离上海很近,我让兄弟帮我买好球票。比赛日当天,我就从南京坐火车赶回上海,去虹口看球。谢珺坦言,当时一来一去,开销也不小。南京到上海普快车票为24元,车程3个半小时。甲A赛季历时8个月,我差不到每月4次来回上海,95年到97年,3年用掉近1600元。98年到2000年,车票涨到86元,这3年共用掉2880元。差不多这5年里,车票加球票就花了近4500元。这一习惯一直坚持到2000年,之后我就被调回上海工作了。

在这5年里,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在南京举行的足协杯决赛。1995年南京五台山体育场,上海申花和济南泰山队进行足协杯决赛,我近水楼台早早地就组织了南京分公司的全体员工买好票,做好了旗帜(白底蓝色申花二字),去到南京五台山体育场看球,加上有很多从上海来的球迷,全场80%是申花球迷。虽然这场比赛申花输给了泰山队,但让申花全体将士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论申花去到那里,都会有球迷追随。同年的超霸杯,我也带着南京分公司的员工,又赶到上海现场为申花加油。之后谢珺由于家庭原因,去现场的次数少了,但只要有时间就一定会去现场为申花加油。

而现在,他曾经号召一起看球的六个兄弟,只有他一个人坚持到了现在,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信仰吧。直到今年在买套票的过程中认识了一群和我一样,同样热爱申花的老球迷,当时我感慨万千,原来他们和我一样也有一颗爱申花的狂热之心。

百得磁座钻
浦东注册公司
骨盆闭合培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