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当前位置:

西风瘦马见鬼了真有鬼吗同题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北辰信息港

导读

小时候,我家紧靠狭窄的砂石公路。路北,是一条河,叫做白米沙河。公路和河都东西走向。往东一里许,就是有数百年历史的庙镇;往西里许,又有一条横贯

小时候,我家紧靠狭窄的砂石公路。路北,是一条河,叫做白米沙河。公路和河都东西走向。往东一里许,就是有数百年历史的庙镇;往西里许,又有一条横贯南北的河,称作桥鼻港。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白米沙河和桥鼻港都很宽,经常能看到沙船载着货物,被纤夫拉着,在沿岸村落的接送中,缓缓前行。  江南民居甚多,因此河上木桥也多,约四、五百米一座。这些桥大都是四块长长的桥板,架在木桥墩上。桥上能通过载重的独轮车。如两人相遇,就得如童话里的两只黑白山羊,必须小心翼翼地侧身而过了。我家西边就有一架木桥,桥北边是改作小学的张家大宅。  大约是我七八岁的某个冬夜,约七点左右,北风在落尽了树叶的枝桠间狂暴地乱窜,逼得公路边成排行道树一会儿哀鸣呜咽,一会儿啸叫嘶吼。有时,北风凶恶地扑向茂密的竹林,力图把挺直的竹子压倒身下,似乎要强暴它们。但竹林往往发出‘刷拉刷拉’激烈而噪杂的抗议声,一次次倔强地挺立,绝不向北风低头示弱。  在这寒冷的冬夜,几乎没人在外面走动,漫长的显得空旷而又恐怖。可烟瘾颇大的父亲偏偏这时候断了烟,不顾母亲的白眼,非让我到小学旁边的下伸店买烟救急。我很委屈地接过钱,拉开门,一股猛烈的北风趁虚而入,差点扑灭了桌上的油灯。正在纺纱的父亲瞪了我一眼,我知道这关逃不过去,只得裹紧旧棉袄,几乎将脑袋缩进衣领里,狠下心向半里路外的下伸店走去。  那时的路边、河边、沟边都有坟墩头,东一个西一个,杂乱无章的却又触目能见。由于外公、父亲和邻居们经常津津有味地讲鬼故事,养成了我怕鬼的臭毛病,因此晚上几乎不敢出门。万般无奈出去,一双眼睛不够用,尽盯着那些坟墩头、灌木丛、芦苇丛、竹林等等可疑的地方,就怕突然蹦出个鬼来。   我捏紧了毛票一路狂奔,为了壮胆还时不时“呀、呀”地吼叫几声。我满心希望如果前方真有鬼的话,见我如此凶猛,赶紧躲开,而不要随便来招惹我。  我奔过木桥,走进下伸店的灯光里,一直吊着的心才放回原处。我镇定地走到柜台前,掏出钱买了烟,然后离开小店,向十米外的木桥走去。  走出灯光的范围,无际的黑暗立即将我吞噬了。我觉得风更狂暴了,枝桠间的嘶叫也更凄厉哀伤,不由得我头皮一阵阵发麻,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当我忐忑不安地走近桥头时,在模糊的夜色中,桥的那一头似乎有团白影在微微晃动。我马上警惕地停住脚步,张大眼睛极力望去,对面好像是个披麻戴孝的女人盘腿坐在桥头,正低着头悄悄抹眼泪。  我的头发一下子根根直竖起来!刚才我过桥的时候没见到桥上有人,才短短几分钟,就有人坐在桥头了?看这女人穿着重孝,不去守灵却守这座桥干嘛?何况,这几天我也没听说附近有丧事。如果有的话,那唢呐、海螺、箫、笛子和做道场的锣鼓磬钟等声音会传得很远,早就家喻户晓了。  莫不是鬼真的出现了?!我胸腔里的心跳得快要窜出喉咙,几乎快要窒息了。  但我必须过桥!否则绕另外一条桥,顺河五百米的河岸,路旁的坟墩头将更大、更多,闹鬼的传说也更可怕!在窒息的千钧一发时,我突然想到父亲说的防鬼招:不能心虚,怕什么就来什么;第二要凶过头,鬼也怕凶;第三,鬼无形而人有形,无形斗不过有形……于是我咬紧牙关,勒了下裤腰带,握紧拳头,狠狠地跺了跺脚,鼓足勇气,“呀!”的一声大叫,奔上桥面。突然,桥那头的女人背对着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头上的长发和身上的白孝衣带随风乱舞,似乎马上要拔地飞伸。却不料她手舞足蹈几下,似乎抵御不住北风的挤压,身子一晃,当即栽进了桥下的河水里。我赶紧冲过木桥,发足狂奔,边奔边埋怨老妈生我时为什么不给我多生两条腿!  待我冲进家门口,看到亲人那惊诧的眼光,我一口气松了下来,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醒来时听到母亲唠叨:“抽,抽!抽不死你个老烟鬼。这么晚了还让儿子去买烟,不抽会死呀?!”  我一把抓住父亲的手,失声叫道:“爸,爸!我看见有个穿白衣的女人披头散发地坐在桥头,这么晚了不回家坐在桥上哭,突然跳进河里,她肯定是鬼!”  父亲拍了拍我的脑瓜,笑了:“别瞎说。我活这么大,听了很多鬼故事,但一个鬼也没见着。大概是你吓得眼花了,瞎想的。”  母亲反驳道:“那可不一定。去年夏天,有一天天还没亮,黑蒙蒙的,我跟你经过截断桥时,听见很多东西‘噗通噗通’地跳到河里。没有水鬼,哪来这些声音?”  父亲瞪了母亲一眼,示意她别吓着了我,继续说:“那是路边的青蛙、蛤蟆、水獭,听到人的脚步声,就跳进水里了。”  等我睡到床上,听到父亲轻轻地告诫母亲:“孩子还小着呢,头上的元气不够旺,在运道低时容易看到不洁净的东西。你今后别说有鬼,万一吓着了孩子,你给我去买烟呀。”  第二天,也没听说有人从河里捞起个女尸。那条河其实不太深,夏天时我和小伙伴经常在那条河里戏水玩耍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不确定我小时候是否真遇到过这档子事。甚至怀疑是不是仅仅在梦中出现过,而时间长了就把梦境当成幼时的现实了。因为我在成年后多次做过类似的梦。    初中毕业后,我务了几年农,在二十二岁那年担任大队民兵连长。那时正是文革期间,一直担心蜗居在台湾岛上的反动派,派特务潜入大陆搞破坏。据说海滩上经常发现有信号弹射入空中,却就是抓不到发信号弹的特务。于是我响应公社武装部的号召,挑选了几个膀宽腰圆的民兵,人手一支部队淘汰下来的步枪,还配三发黄澄澄的子弹,到江边的哨所轮流值班。  哨所在桥鼻港的南端,再往南约三百米,就是奔流不息的长江。汹涌东去的江水与逆流而上的海潮相撞,再与空气发生剧烈的摩擦,产生了超低频的轰鸣,“哗啦,哗啦”声能传入内陆数十里。堤内是新围垦的大片农田,种满了应时庄稼。哨所离农家村落比较远,至少一公里之外。秋夜,此起彼伏的秋虫声,汇合成一首大自然交响曲,使哨所周围的新开垦土地,显得更开阔,更寂寞,似乎还夹带着几许凄凉。  哨所东边就是桥鼻港大河。大河从长江蜿蜒进来,河道两边的低洼地里长满了摇曳的芦苇和能编织草帽的丝草。每天早晚两次,海水顺着涨潮流进大河。河上有座水泥浇筑的大闸,转动笨重的铁制圆盘,就能提起闸门排涝或放下闸门防潮。  七月下旬的一个晚上,一轮上弦月在薄薄的白云中穿行,四野里除了断断续续的虫鸣,几乎一片静谧。我提起步枪,独自走上河堤,向长江走去,进行例行巡逻。  堤岸里面的斜坡上,种着一排排高大笔直的水杉林。堤岸外的斜坡上,则长满了无名的草丛,时不时地从草丛中伸出一簇簇红黄蓝白的野花,在晚风中轻轻地舞蹈。  为了解除独行的寂寞,我很想唱歌,比如欢快的《阿佤人民唱新歌》或《红太阳照边疆》等当时流行的革命歌曲。于是我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正要张口时,突然听到河东的芦苇丛里哗啦一声,硬是把我的歌声卡住了。  我既恼怒又恐惧地凝神往河对面望去,只见朦胧的月色下,一个白色的人影无声地窜出高高的芦苇丛,轻盈地奔到长满丝草的河坡地上,在晚风的陪伴下伸胳膊蹬腿盘旋起舞,似乎在发某种神秘的肢体信号。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竟还有人在荒凉的河边活动,会不会是阶级敌人在搞什么破坏活动?我握紧了步枪,提起脚尖,悄悄地奔进哨所,叫起我的搭档,命令他提枪跟我走。他二话不说,操起步枪,跟在我后面,疾步走过水闸,转到河东的大堤上,直奔那个白色的人影。  近了,近了,离开人影约三十米的地方,我俩屏住呼吸,蹲在一丛野草后面,仔细打量那个人。这时,月亮摆脱了云层的无理纠缠,把清冽的月光慷慨地倾洒到河滩上,那个人影更清晰了。从那随风飘起的长发,我初步判断是个年轻的女子。再仔细一看,我俩惊得差点就地趴在地上,她竟是个裸女!一丝不挂地在丝草上走来走去,一会儿仰望着月亮,作咬牙切齿状;一会儿盯着微澜的河水,作悲痛欲绝状。双手比比划划,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那苗条纤秀的身材在皎洁的月光下如同汉白玉雕刻而成,隆起的乳房圆润而饱满,全身呈现的线条曲折流畅,在月光下身体各部位凹凸有致,两腿尤其修长。用今天的网络语来形容,是个有着魔鬼身材的美女。  可怜那时我和我的搭档都还没处对象,别说欣赏姑娘的裸体,就是亲近一下姑娘们肌肤的念想,也只能在梦中寻找。因此我俩被雷击似地,瘫在草丛后面,心狂跳,身体却不听使唤,挣了好一会,就是站不起身来。  情急之中,我‘咔嚓’一声拉动枪栓,平举枪身,对着三十米外的女子喝道:“干什么的?不许动!”  我那个搭档如大梦初醒,也举起了步枪,却在慌乱中把枪口对着我。我气急了,狠踹了他一脚,把他的枪口推开,低声咆哮:“我靠!你眼瞎了!瞄哪儿呀?”他赶紧调转枪口,对着我指的方向狐假虎威地喊了一声:“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他话音刚落,我差点‘嗤’地一声笑出来;那姑娘都一丝不挂了,哪还有武器可缴?这搭档就这般素质,如果上了战场肯定是炮灰。但我顾不得训斥他,回过头来想再欣赏一下这难得的佳人美景。咦!怪了,女子哪去了?  宽阔的大河安静地躺在我俩的脚下,微微起着波澜,将皎洁的月光玩耍出万点银光。河两边的芦苇丛在晚风的抚慰下沙沙作响,彼此间似乎在窃窃私语。高不过膝的丝草犹如一块巨大的绿色毯子,在晚风的抚摸下泛起层层绿色的波浪。  但那个姑娘哪去了呢?如果钻芦苇塘,那里是不知深浅的沼泽地,白天都不敢下去,何况深夜?如果趴在丝草丛里,那么矮的高度肯定藏不了一个洁白的身躯。如果她从河边奔上我俩所在的河堤,至少要三分钟时间。在我拨转搭档的枪口前,我一直盯着那姑娘;拨转枪口也就两三秒的时间。就这几秒钟时间不见了,难道她有上天入地的本领不成?  搭档上牙嗑着下牙,哆嗦着说:“她……她会不……不会游到河对……对面去?”  我瞪了他一眼:“废话!你看到她入水了?你听到划水声了?”要不是他的错误,岂能让这可疑人物从我眼皮底下溜走?想到这里我就来了气,又踢了他一脚:“下去仔细搜查,我在这给你提供保护!”  他一下子坐在地上,把枪扔在旁边,双手一摊:“要……要去你……你去!这黑灯瞎……瞎火的,万一遇上鬼被它咬……咬一口可不……不是好玩的。”  我是一连之长,万一战争时得率领上百个民兵呢。在民兵面前我啥时都不能草鸡。否则今后搞民兵训练、喊队列操时,谁还听我的口令?“我去就我去!你拿枪给我看着。”说罢,我持枪往河滩轻轻走去,不断拉枪栓,心里一个劲地后悔,刚才出来时没把子弹带上,连枪刺也没按上,真是太粗心了。那个女的会不会是训练有素的台湾特务呢?内部参考上一直说台湾要反攻大陆,用军舰将全副武装的特务载到沿海放下,然后特务们穿着潜水服上岸,寻找破坏目标。虽说我是个连长,才二十二岁,也没参加过军事训练,也就会“立正!稍息!一二一,一二一!”如此这般地来两嗓子。真要跟经过特殊训练、全副武装的特务PK,恐怕再来几个连长也不是特务的对手呀。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心里默默背诵毛主席语录:“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扫帚不到,他就不倒!……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小心翼翼地顺着河堤往下跐溜,还时不时地作隐蔽动作。好不容易下到丝草地附近,我躲在芦苇丛后面端着枪四面比划,厉声喝道:“我早看到你了,命令你立即出来。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  这时天上飘来一大块浮云,把月光遮住了。仔细听,除了微风抚摸丝草、拥抱芦苇的呢喃外,没有任何动静。一直悄悄流淌的河水也越发谨慎了,胆怯似地轻轻拍击着河岸。连永不疲倦的虫鸣,这时也停止了合唱。我悄悄回头望堤岸,哪里看得到搭档的身影?我担心被他出卖,就慢慢地后退。待我退到堤上,那混蛋果然携枪跑得无影无踪!  哎,我很想展示一下个人英雄主义精神的,但无人协助,孤掌难鸣呀!我怀着复杂的心情,慢吞吞地往回走。正要走上水闸,看到西边河堤上一个老妇人,头上包了条毛巾,几乎把脸都遮住了,嘴里喃喃自语,伛偻着向水闸走来。我习惯性地持枪喝道:“站住!什么人?干什么?”  那老妇人毫不理会我拉枪栓的举动,继续走进我,伸着脑袋突兀地问:“你看到我女儿了吗?”  “什么?”我放下枪,吃惊地反问:“你女儿是谁呀?我不是当地的,怎么会认识她呢?”  老妇人似乎没听到我的反问,径自从我身边经过,往河堤走去,离开我十几步,突然用凄厉的长音喊道:“女儿哎,你是娘的心肝宝贝。别乱跑了,快回来吧!”  我被她的突然凄厉惨叫吓得一哆嗦,身子竟如被施加了定身法,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继续听她哭诉:“女儿啦,你经常在夜里敲我的窗子,要我给你衣服穿,说水里冷。我今天又烧了几箱衣服给你,你收好了呀。咳,我那苦命的女儿呀,咋就想不开了到这里投河了呢?那天在这里捞起来时,你全身精光,哪怕缠一根带子也好遮遮羞啊。都是那群天杀的畜生们作的孽呀,竟在江边将你轮……都怪村里的长舌妇,舌头底下能压死人。你死得冤呀,嗬嗬嗬,我的宝贝女儿,你回来吧,娘求你了,别乱跑。你不回来,我日朝宵夜地睡不着啊……”  哭声越来越远,终于听不清了。我只觉得浑身汗毛直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手里的木柄枪把被我的汗湿透了,一个劲地往下滑。我强忍着慌乱、恐惧的心跳,高一脚低一脚地逃回哨所,打开灯一看,真他妈的,搭档连同他的生活用品都不见了,大概他这时正在回家的路上如兔子般狂奔呢。  于是我迅速关上门,抓起电话机,使劲摇了几转,尽量稳定自己的语气,接通了大队书记的电话:“书记,你睡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我有急事要向你报告:这里将有重大情况发生。……对对!极有可能是阶级敌人要搞破坏。希望你明天再给我派五个民兵过来!……什么?现在是农忙,抽不出人?你说是庄稼重要还是阶级斗争重要?……好,好!你不给我增兵,我也不干了,立马回家!”   共 53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患者应该多吃醋
标签

友情链接